2012年10月26日星期五

一個醫生的婚禮

香港都有無千無萬咁多醫生, 究竟一個醫生搞婚禮會有幾特別?

其實, 說穿了, 一點浮誇或特別也沒有, 不過真誠, 感人.

醫生是個男的, 婦產科出身, 但在公私兩方面的醫療系統也有工作. 所以朋友特別多, 而且, 當年我在醫院工作的時候, 是我的同事, 又是一位特別「搏殺」的醫生.

大家都無在醫院工作後, 我們都是間中聯絡, 不過大家都係為食之人, 所以成日都約埋食日本野同飲下紅酒.  不過老朽結婚比較早, 無得好似佢咁易可以成日去法國睇酒莊. 

佢就好彩喇, 搵到個又鍾意同佢一齊飲又玩得又同佢一樣咁 sporty 仲要係靚女既女友, 天作之合啦.  就係咁, 呢粒鑽石王老五去年就找我想我幫佢證婚喇. 

因為同時間佢亦找我幫佢有份工作的私人醫療機構搞下融資之類野. 所以早排真係日日都「睇醫生」.  一直以來我都覺佢係一個超人, 但原來, 超人都有感性同細心的一面.

雖然因為工作上太忙, 結婚事宜都交了畀女友做, 但係佢背後安排都幾特別. 

除了晚宴有整喊迎娘的送禮外, 日間的證婚都有些插曲係好溫馨的.  不過大家初時都唔覺, 要到禮成後醫生的「真情對話」才聽到.

首先, 醫生找來他求婚時的法國酒莊紅酒, 而且找來了一支「大炮」係RP 100分的. 寓意要有段100分的婚姻, 而後來才知道, 原來幫他們的三對花仔花女都係佢「經手」接生帶來呢個世界的, 他們負責的是引領後一對新人進入他們的新世界. 

更加令人意想不到的, 還有他提到他父親時那種敬佩的神情.  醫生朋友一向都係「硬淨人」, 但提到退休而在座的父親時, 講講下都講到眼紅紅, 仲自稱要學佢一樣咁勁可以「泰山崩於前而不懼於色」.

或者, 文字上看不到當時在座一眾的神情, 但老朽聽完佢呢十分鐘剖白後, 對醫生朋友印象即時由「老友」變成「敬重的老友」.

呢位老友都已經好細心了, 但另一位更「老」的老友就使我更加敬佩, 也為自己不能去他在外國的婚禮而自責... 詳情下篇再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