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14日星期三

朗誦比賽 (一) - 老朽小時候

老朽的父親在我小時, 大約是幼稚園時吧, 就有給我在學校參加校內的比賽, 最初就只是兒歌比賽, 不知是否參加人數少, 總有個第二三的獎牌的. 

後來到了小學一年級, 某天我在教育電視 (當時也是在英文店播的, 我好細個時已經見到有得做, 有時我爺爺已經給我看一些一件級的) 見到有人唸書唸到好得意 (當時不知道係朗誦), 之後就問過也有唸下詩的父親, 說這是唸詩云云. 

後來學校課程中有一課新詩, 好像叫做《盪鞦韆》的, 碰巧老師叫了我去讀, 不知道是否鬼拍後尾枕, 我便嘗試用我在電視見到的方法去唸了.

當時我記得住班同學都以為我是個怪物, 因為我讀書的方法太怪了. 高低聲線, 抑揚頓挫, 懶有感情的, 我自己讀完, 自己都覺得太怪了點. 而同學都在竊竊私語取笑我. 我還站著, 當時小小的臉蛋開始發熱發紅; 卻聽到老師說「這個就是讀這詩應有的方法,這叫做「朗誦」」仲問我邊度學返來, 我就說是電視和父親教的.  後來老師不知何時就在放學時「抓」了我父母問左幾樣野, 就這樣, 改變了我整個在高記的時代, 更差不多改變了我一生.

首先是在十月時說十一月會有個 "Speech Day", 就是畢業典禮, 話說各傳統的中學每年的「士必除低」都會請個猛人呀, 勁既校友之類來做嘉賓的. 那一年就請了當時還叫做市政局的主席, 張有興太平紳士, 而每年學校都會找個小朋友來送份禮物給那嘉賓 (我那年係隻銀碟), 我小一那年就是找了我. 

找上我的原因是因為我英文成績不錯 (老豆由幼稚園開始訓練之故), 個樣又幾可愛 (當年呀下...)  但原來有個 task 就係要送銀碟時講一段英文, 大意是多謝張主席大駕光臨, 謹此代表學校送上小禮物, 祈為笑納; 並希望主席不介意為本校師生訓勉和送上一天的假期. 

其他野都明, 而學校每年 speech day後都的確係有一天假期的; 但點解要個嘉賓送一天假期就真係一個謎了.

那次經過一個月的地獄式訓練後 (梗係啦, 一年班鬼識咁多英文咩), 出來效果按後來做了小學校長 (兼後來在東亞運義工時做了我「組女」呀!) 的那位老師說, 相當不錯.  亦因為咁, 她徵詢了家父後便選了我入學校的朗誦隊, 負責中英新詩獨誦; 而家父也相當鼓勵我參加不同的校內外朗誦比賽, 包括校際朗誦節.

當年是沒有話用這些比賽來入學校的, 因此家父的目的純粹是希望我多參與外面世界的比賽來訓練公開說話的膽識和技巧, 回想起來, 大概家父一早已覺得我係出來用把口搵食的人吧...

比賽把我訓練得大膽, 但同時校內差不多所向披靡 (因為老朽曾參加小學校內中英朗誦加鋼琴比賽, 竟然意外地三項都取得冠軍, 一年就一冠一亞一季, 導致學校改了例, 指明每位學生只可以參加最多兩項賽事), 和多次的校外公開賽勝利 (雖然遺憾地從未為校在校際朗誦節最終的決勝時捧盃) 也使小老朽開始有「囂士」的感覺, 雖然家父多次提醒, 但小學時代的我又怎會知道呢. 不是到後來在外面被人寸返轉頭, 老朽都未知死. 

是朗誦讓我變得硬淨, 也是朗誦讓我變得謙卑, 因此, 我覺得讓女王也接觸朗誦, 是應該的.